雕刻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雕刻刀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我一脚踩两船两只船都踩翻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19:22:18 阅读: 来源:雕刻刀厂家

一边是死亡的婚姻,一边是炽热的真情;他想解除死亡的婚姻,但拿不出4万元分手费,另一边他真正爱着的人已失去了耐心……

朱远飞黑着脸走进来,在沙发上坐定后,他颤巍巍地讲起了自己的婚外情。看得出他是一个很难控制自己感情的人,讲述的过程中他的手一直微微发抖,显得非常激动。

几年前,朱远飞是广西某县的邮政局职工。1999年朱远飞与阿卉结婚,刚结婚的时候朱远飞一无所有,阿卉在他最艰难的时候来到他身边。他曾对自己说,这一生无论遇到什么样的艰险,他都要好好地照顾阿卉,两个人做一世的夫妻。刚结婚那几年夫妻二人的感情确实比较好,俗话说“家和万事兴”,两人的收入虽然不高,但他们量入为出,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2000年因为机构改革朱远飞下岗,他借钱买了辆客货车跑运输,收入也算凑合。那一年他的儿子出世,此后阿卉好像变了一个人,她变得尖刻了,经常因为一些小事跟朱远飞吵架,朱远飞觉得很苦恼。

2001年10月3日朱远飞的一个朋友结婚,他去参加婚礼,一进朋友的家门,他就发现中学时曾暗恋的邹静坐在那里,邹静还像个初中生一样,清纯得很。邹静原来是朋友的妹妹,现在一家快餐店里打工。因为是旧相识,朱远飞跟邹静聊了很久。

其实,朱远飞与邹静相识于1993年,那时候朱远飞19岁,正在读高中,他是学校文学社的负责人。当时邹静才14岁,正在读初中,是个很喜欢文学的小姑娘,经常给文学社所办的小刊物投稿,两个人因此相识。朱远飞说,邹静长得很清纯,跟人讲话的时候总是带着羞涩的神情,因此情窦初开的他对邹静产生了好感。不过,邹静当时的年龄实在是太小了,朱远飞也只好把她当小妹妹看待。

再次相见后,朱远飞与邹静的关系一下子近了许多。10月7日,邹静忽然给朱远飞打了个电话,说是相恋几年的朋友打电话要跟她分手,她很痛苦,不知道怎么办。朱远飞一个劲地劝慰邹静,让她好好地振作,邹静答应了。

过了4天,朱远飞忽然接到邹静从桂林打来的电话,邹静说,她流落在桂林街头,已经身无分文了,希望朱远飞能帮帮她。朱远飞二话没说,开着车就到了桂林,在桂林找到邹静时,她很落魄,身上只剩下10元钱。看到朱远飞,邹静一定要用自己身上仅有的10元钱请朱远飞吃饭,朱远飞婉拒了。那天夜里,朱远飞急着回家,因为阿卉不知道他到了桂林,但邹静不想回去,她要求朱远飞留在桂林陪陪她。看着邹静憔悴的样子,朱远飞很心疼。那一晚他留在桂林陪邹静,邹静讲了许多她这些年遇到的事情,经历非常坎坷。邹静讲一段,哭一段,激起了朱远飞做一个保护者的欲望,从那一夜开始,朱远飞真正对邹静动了心。

一夜倾谈过后,邹静想向朱远飞借200元钱,说是要到广东打工。朱远飞坚持不肯,他认为邹静太小、太容易被骗,他把邹静送回了家,当着邹静家人的面他表态说,自己今后都会好好地照顾邹静,当然,邹静的家人不知道朱远飞已经结婚。

把邹静送回家后,朱远飞自己也回了家,当阿卉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,朱远飞发现对这个女人毫无感觉,他意识到,他与阿卉的婚姻已经接近死亡。

邹静回到家乡后,一直在家乡的快餐店工作,朱远飞开始了与邹静的地下情,朱远飞承诺:他需要一年时间,解决自己的事情,待离婚后他一定会与邹静结婚,邹静答应了。

邹静一直希望拥有自己的小店,为了帮她达成这个愿望,朱远飞先出资送邹静学厨艺,然后又将自己的客货车卖了,准备在适当的时候租个铺面,与邹静一起做生意。

阿卉是个粗心的女人,朱远飞说客货车的生意不好,她就相信了,任由朱远飞卖掉了客货车,卖车的钱她也没有过问,因为她很信任朱远飞。

邹静要在桂林学习一年的厨艺,卖掉客货车之后,朱远飞只能依靠自家的小花圃养花赚钱。每个星期他都要到桂林去一趟,看望在那里学习的邹静,每次去,邹静也会陪朱远飞在酒店里住一夜。2001年12月25日,朱远飞给邹静买了一枚戒指,表明自己与邹静结婚的心愿。

其实,邹静的心态一直很复杂,她在日记里记下了自己的许多困惑,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爱上一个有家的人,不知道朱远飞的儿子能不能接受她,有时候她甚至怀疑朱远飞会不会离婚。邹静的心态非常不好,她不再回家乡,因为在家乡她会碰到阿卉,这让她感觉非常不好。

2002年为了摆脱与朱远飞的恋情,邹静主动结交了一个男朋友,朱远飞得知后软硬兼施,硬是让邹静跟那个小伙子分手。他再一次给邹静承诺———一年内一定离婚。

去年春节,邹静对朱远飞说,她想到深圳开家桂林米粉店。2003年3月,朱远飞将邹静送到深圳,自己则回了家。3月9日,因为一点琐事,朱远飞与阿卉吵了一架,这次争吵,激发了朱远飞出走的念头。3月16日,朱远飞来到深圳,他找到邹静,拿出自己卖车的钱,在深圳开了一家米粉店。

米粉店的生意比想像中的要好一些,朱远飞与邹静在深圳过起了衣食无忧的生活。真正生活在一起之后,朱远飞发现,生活中的争吵在所难免,他跟邹静在一起,不但吵架,有时候还打架,这种生活让朱远飞有些疲惫。

2003年10月,阿卉终于得知朱远飞与邹静的事情,她说,只要朱远飞能给她4万元钱,她就同意与朱远飞离婚。

过了几年的荒唐生活,朱远飞根本没有积蓄,卖车的钱全部投入到了米粉店中,他根本拿不出4万元钱。为了躲避这4万元分手费,他到当地法院起诉离婚,但是法院没有判决他俩离婚。

朱远飞与阿卉打离婚官司的时候,邹静也承担了许多压力,第一次法院没有判决离婚,邹静就说要离开朱远飞,但被朱远飞苦苦地挽留住了。为了兑现承诺,今年年初朱远飞又一次到法院起诉,一直到5月官司仍旧没有开庭。

家庭也给了朱远飞许多压力,他的父亲和弟弟来到深圳强硬接手了米粉店。邹静非常伤心,今年5月5日她给朱远飞留了张纸条,一个人悄悄地走了。

两个多月过去了,邹静一点消息都没有,朱远飞非常失望,他说,他真心地爱着邹静,但是,他没有办法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庭,也许邹静离开他会有新的开始和好的生活。至于阿卉,朱远飞说,婚姻已经死亡,他肯定要离婚。

一脚踩两船,两船都踩翻,朱远飞的情况就是如此。他虽然真心地爱着邹静,但他没有及时地解除自己的婚姻关系,一直瞒着妻子阿卉与邹静恋爱,他以为这样可以减少伤害,结果却极大地伤害了两个人。爱是排他的,也是惟一的,简单一些总会幸福一些。 《我一脚踩两船 两只船都踩翻》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