雕刻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雕刻刀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栋梁和你知道的买手店都不同比如每年它都要为中国设计师办秀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20:39:08 阅读: 来源:雕刻刀厂家

栋梁是一家专卖中国设计师品牌的买手店,但它做过、在做、想做的事却早就不止于选款、卖货那么简单。

“栋梁一日”当天所有工作人员身着的工作服

动感的音乐让人忍不住合着节奏点起头来,大猩猩造型的霓虹灯闪得人睁不开眼,红色、蓝色、黄色的纸质“秀台”上,粉色系的模特一个个跳着舞到眼前,来展示设计师的作品——这不是一场常规的时装秀,这里是在上海K11美术馆举行的2016春夏“栋梁一日”静态展之陈安琪2016春夏设计展示的现场。

10月14日“栋梁一日”2016春夏静态展示陈安琪“秀场”现场

栋梁,其实是一家专卖中国设计师品牌的买手店。2009年于北京开业,2011年后又在上海陆续开出了两家店。2014年4月,栋梁开始尝试每季推出一日时装秀“栋梁一日”,用买手店的身份,邀请他们认为有市场推广潜力的中国设计师,在上海时装周期间进行设计展示。

第一次的“栋梁一日”,也就是2014秋冬发布季,栋梁邀请了上官喆、郭一然天、张达、何艳、南朗等中国设计师。到了2014年10月的2015春夏发布,除了邀请已具声名的设计师,栋梁还请来了美国买手店H.Lorenzo的创始人Lorenzo以及时装评论家Colin McDowell,让整个“一日”变得更丰富多元,有老有新,中西对话。

一年后的这个10月,栋梁举办了第三次扩容版的“一日”。更长时间的蓄势后,除去举办以Nicole Zhang、周晓雯、王天墨、张达为阵容呈现的上海时装周T台发布,栋梁还首次举行了为期一天的静态展,陈安琪的那场秀就是当天的最后一场展示。

“我在伦敦已经发布了自己的2016春夏系列,当时就是白色的T台,模特也都是走出来的,”设计师陈安琪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说,“而这次,在栋梁一日,整一个展示都很不同,彩色的布置,霓虹灯是今天下午才刚刚做好拿到的,模特也是我五六天前才选好的,准备的时间很短,但整个展示很有趣,我喜欢让人感到兴奋的东西。”陈安琪说,“你有看到还有别的机构在做这样的展示吗,只有在栋梁才能做出这样的一个展示。”

10月14日“栋梁一日”2016春夏静态展现场

10月14日“栋梁一日”2016春夏静态展现场

一家买手店牵头来办时装秀,起码在中国,栋梁是第一个,而且从目前来看,也是唯一一个。

与其它买手店只将工作重心放在谨慎选款,以求最大程度提高销量上不同,栋梁还花了很多的心思来推广中国设计师以及它们的自创品牌。“栋梁一日”和我们此前报道过的栋梁×Airbnb的联名合作项目都是他们为此做的尝试。

“这样的秀只有栋梁愿意做。他们还是有一点理想主义的。”设计师张达在上海时装周“栋梁一日”秀后接受媒体群访时这样说。一位业内人士也向界面新闻表示,办秀也许并不能为栋梁带去直接的销售增长,这很可能就是一种“吃力不讨好”的尝试,更多时候得靠着一股对行业的热情。

“其实也不是我们自己主动要去做这件事,是当我们开始卖衣服时,发现整个产业链上游很多环节都不完善,导致我们在卖衣服时感到吃力,所以决定自己试试看来弥补这些不足。”栋梁联合创始人Tasha在接受界面新闻专访时说。

而且Tasha也不认同“不能直接拉动销售”的说法——她称栋梁至今每一季仍保持20-30%的销售增长,而在第一次“栋梁一日”活动举办后,当季销售增长率更是达到了50%。

栋梁上海富民路店一角。

栋梁上海长乐路店一层的“长作”咖啡馆。图

买手店作为整个服饰零售的终端,它的销售效果很大程度上受整个行业发展成熟度的影响。对于栋梁这样专卖中国设计师品牌的买手店而言,设计师品牌本身是否已经建立起知名度,分销渠道是否完善,设计师是否能持续地产出高水平的设计,甚至是整个中国服装设计是否能得到足够多的市场认可和舆论关注,都会影响栋梁销售成绩的好坏。

Tasha和她近30人的团队除了前述的市场推广活动,也会给予设计师——尤其是新锐设计师——商业化的建议。比如此前陈安琪在接受界面记者专访时曾提起,Tasha提醒她拍摄更多实穿造型的宣传册,以减少消费者对于她设计实穿性的疑虑。而Tasha表示,她还会建议一些逐渐成熟起来的设计师,寻找除栋梁外的其它销售渠道,以寻求更大的发展。

栋梁的三位创始人,依次是Charles、Tasha、南朗。

鼓励设计师拓宽渠道的例子听上去并不符合买手店的业内规则——部分买手店会和合作的设计师品牌签署独家代理合约。

“我们从来都不会和设计师签任何形式的独家合约。栋梁现在就3家店,一个品牌卖得再好,它能在栋梁收获的销售成绩和知名度都是有限的,但如果设计师把品牌做好了,那么栋梁的成绩肯定能更好,”Tasha说,“归根结底,我们是仰赖整个行业的,作为一个从业者,只有行业好了,栋梁也才能生存下去。”

但当水涨起来了,栋梁的竞争压力也随之加大。

与栋梁合作过的设计师正逐渐成熟,他们自然会在自己品牌商业化的路上有更多动作——比如,吕燕的Comme Moi已经在上海开出了新店,而Ms Min也马上要在上海开设独立专卖店。这使得栋梁的竞争对手,除了不断增多的买手店,还有设计师的自有渠道。而如果说,与买手店的竞争,栋梁能靠着打好 “中国设计”这张牌,脱颖而出,那么设计师专卖店的竞争,其实才是栋梁真正需要面对的棘手问题,而且无从回避。

超模吕燕自创品牌Comme Moi上海专卖店

“现在我能想到的解决方法,一个就是维护好栋梁的品牌,用更好的店铺呈现和服务,用我们和中国创意能做出的店外活动,来为顾客提供更好的体验,留住顾客,毕竟比起单品牌专卖店,顾客来到多品牌店会有完全不同的感受。”Tasha说。

同时,栋梁也试图通过保持陈列的水准,让设计师相信栋梁是个值得保留和合作的曝光渠道,从而和从栋梁走出去的设计师保持一个长期的、良好的关系——这也许可以为栋梁带来一些联名合作,或者请设计师为栋梁提供一些独家款。

而另一面,这样的竞争也可以不从栋梁的角度去应对。据Tasha透露,栋梁正在成都筹划一家年底即将开幕、不主打中国设计、只主打栋梁审美的新买手店。换句话说,栋梁即将开出一家引入国际设计师品牌的新买手店。不过,这家店应该不会再叫作栋梁了,“因为在栋梁的名字下,只会做和中国设计有关的事”。

战争星球online

真江湖hd无限元宝

暖暖小镇下载

卡奇娱乐新版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