雕刻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雕刻刀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于建嵘下过安源煤矿才知矿工为何总低头走路流量

发布时间:2019-11-20 16:54:32 阅读: 来源:雕刻刀厂家

于建嵘: 下过安源煤矿才知矿工为何总低头走路

于建嵘,1962年生于湖南衡阳,2001年9月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从事管理学博士后研究。曾做律师8年,曾为哈佛大学访问学者。著有《中国当代农民的维权抗争:湖南衡阳考察》等。

浓重湖南口音,衣着随意,言语充满激情。于建嵘。用脚做学问的学者。关注底层,敢说真话、直话。曾做律师8年,攒下“第一桶金”,转型做学者,视自己与农民、矿工——所有弱势者同命运。为研究农民问题,他重走当年毛主席考察湖南农民运动之路;为研究工人问题,他深入考察江西安源煤矿,于二者都寄予了对现实和历史的关切。日前,于建嵘做客晨报大讲坛之际,接受湖湘地理访问。

【研究农村】

白果镇:位于湖南省衡山县西北部,距县城37公里。

岳北农工会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,都利用原来农村最大的公共空间——祠堂

1999年-2001年,为研究转型期的中国乡村,于建嵘重走了毛泽东考察湖南农民运动之路——湘潭、湘乡、衡山、醴陵、长沙5县农村。和毛泽东一样,他也着重考察了衡山县白果镇。

“白果镇地处南岳后山,较偏僻,沿途多山路。”湖南省第一个农民协会岳北农工会旧址,就在白果镇岳北村,“在白果街1公里外”(在镇上这条千多米长的街上,于建嵘住过10块钱一晚的“明星酒店”,村民开的,家庭式)。农工会旧址是个祠堂,“原来叫刘捷公祠,清代建筑,是个四合大院。它坐北朝南,砖木结构,青瓦盖顶”。上世纪90年代初翻新过,“朱红大门,进门后一条大过道,往里有个天井,再往里有小戏台,也是供祖宗牌位的地方,左右两边是厢房”。1927年1月,毛泽东到衡山考察农民运动,在这开过调查会,并赞扬岳北农民运动“好得很”,“敢于在军阀赵恒惕的胞衣盘里闹革命嘛”。祠堂前后左右都是田地。

于建嵘去过江西瑞金,“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也是在祠堂里。正门进去,也有天井,天井过去有个很大的厅,摆有八仙桌,聚义堂一样,后面也有个小戏台——当年开会的地方,摆着桌椅。左右两边的房子,用木板隔成一个个格子(没有完全隔到顶)——就是一个个部门,共有十几个格子。当年的‘共和国’,就在人家的祠堂”。

这二者都利用了原来农村最大的公共空间——祠堂。

在白果镇棠兴村赵家湾,有民国时期大军阀赵恒惕的老宅子,赵做过湖南省省长的。“可以判断以前是个大院落。现在是零散的遗迹。青砖的,有翘檐,留下几堵墙——这墙是A家的,另一堵就是B家的了。”远近皆知,这是“赵省长”的房子。“到这宅子,下车后,要步行10多分钟——这段路车开不进去。”宅子左后方、右后方都是山,“(宅子)就夹在两山中间。因而民间有说,难怪‘省长’家后院起火,漏风”。当年以赵家为首的几大地主土地兼并较严重,以致“省长”的老巢燃起了革命之火。

彭德怀故居:位于湖南省湘潭县乌石镇乌石村,距湘潭城区6公里。

左边灶房的灶膛前,有个坑,说是埋藏彭老总8万言书原稿的地方

考察中,于建嵘去过彭德怀故居。“典型湖南民居,非常整洁的小院。没看见讲解员。”故居以正房中线为界一分为二,“是彭德怀当了军官后,寄钱为两个弟弟修的,所以两边设计基本相同,有两个灶房”。在左边灶房,他看到有灶膛——“普通人家的那种,但前面有个坑。据说就是埋藏8万言书原稿的地方”。一下子,他的眼泪就流了出来。“感慨万千。(彭老总)多么响当当的人物啊。倒霉时,硕大的中国没有可相信的地方,唯有这小小灶膛。”灶膛旁的标示牌,很小,“不引人注意”。离开故居之时,于建嵘买“万言书”四份。

行走中,于建嵘还去过刘少奇(宁乡)、李立山(醴陵)、毛泽东的家,比较起来,他说,“刘家、李家都是有院落的,的确是毛泽东家最穷,没有院子。彭家呢,原来也只有三间茅房”。

【研究工人】

安源煤矿:位于江西省萍乡市。中国工人运动策源地、秋收起义主要爆发地,

中国近代煤炭工业化程度最高的煤炭基地之一。

从下井口下去,先走800米大巷,而后坐黑色“小火车”过山车一样往下扎

“岳北农工会成员就有从安源煤矿回来的。”2001年-2005年,于建嵘考察安源煤矿以研究“工人状况”。安源煤矿总平巷是当年工人上下班以及煤炭输出的总巷道。“它坐南朝北,呈牌坊形,红砖砌的,井口上方塑有斧头、铁锤图案。我去时,总平巷只供输炭和输入采矿物资,工人进出另有通道。”1922年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,工人们高呼罢工的口号就是从这里涌出并震惊了全国的。“井口两旁有岗亭,是当年监工用来检查工人的。”红色建筑上覆盖着绿色植物。总平巷外不到十米,“有运输调度站,一排黑黑的房子。房前椅子上全是煤灰”。

眼镜先生于建嵘穿下井服、戴头灯下过矿井。从下井口下去,“先走大约800米大巷,然后坐交通车往下走700米——小火车似的,黑色,我坐的有六节(车厢),每节可以坐10个人。头灯扫射处,依稀见到车厢上有女人画像”。“小火车”过山车一样直接往下,“坡度大,好像往下扎似的”。下了“小火车”,就到了煤矿最深一级采煤层,“这时距地面大概1000米。还要步行约2000米,到工作面”。巷道很黑,偶有矿灯闪现。“走约200米,有一条小巷道。(这巷道)下面很多水,温度明显高了很多。真是‘水深火热’”。接着,又有一条更矮更小的巷道,“有几次头重重撞到(巷道)顶上,头昏眼花”。他突然明白,煤矿工人为何总低头走路。“再往下,又有一条直接往下通行的更小巷道。它不仅小得多,支撑巷道的也由原来的木头变成了铁架。主巷道是由石头和水泥砌成,‘水深火热’那段是由木头架起的”。行走不远,到了工作面,即采煤点。他手脚并用爬上去。

【成长地】

黄沙塘于家村:属于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。

8岁开始去旁听的小学,“要走一条七八百米的小泥路,再沿着渠道走13里路”

不管走向何方,于建嵘都忘不了这村庄。1968年他6岁,因是没户口的“黑人”,全家被(从衡阳)赶回老家永州黄沙塘于家村,直到“文革”结束。“村子偏僻。很小,很破落,有耕地大约130多亩,人却少。农舍呢,木架构的,泥土的,也有石头垒的”,他家却连这样的房子也没有。他父亲早年参加革命后,家中房子就倒了,“只好借住”。

“村子南面有小山坡,长着小树。村子东北有池塘,三四亩地的样子。游泳就在这学的,夏天常游来游去”。池塘五六米深,“也淹死过人的”。村子只有一口水井,“在稻田中央。西北方有一条长长的渠道,渠道的水,放到祁阳去的”。

于建嵘8岁开始去小学旁听,“从住的地方,要走一条七八百米的小泥路,走到渠道,再沿着渠道,走13里路”。上学第一天,穿染黑麻布包改装的“最好”衣裳的小“黑人”于建嵘,被女班长拖出了教室,衣服被扯得稀巴烂。从此在他心中留下无法弥合的伤痕,也从此埋下对底层人群的关切。他的小学是零零散散上的。

15年前,放弃做律师、以民间“三农”问题研究者身份到处跑的他开车回过这村子,车子深陷泥巴路。后怕。

性感美人

美女图片网

巨乳肥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