雕刻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雕刻刀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蛋形蜗居羞辱了谁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8:30:11 阅读: 来源:雕刻刀厂家

“蜗居”和“蚁族”的隐喻,曾激起许多无力购房者的悲鸣,如今又出现一个更让人唏嘘的“蛋”。北漂小伙戴海飞在公司楼下搭建了一个“蛋形小屋”,并于夜间“蜗居”于此,被围观者称为“蛋居”。“蛋居”经媒体报道后,海淀城管大队相关人员表示,小屋涉嫌私搭乱建,应自行拆除。最新消息是,“蛋居”已搬离,建造者拒作任何解释,同事称其压力过大。(《新京报》12月6日)

“蛋形蜗居”的辛酸“创意”是谁的悲哀?

刚毕业半年的戴海飞利用公司设计创意,用竹子造出一座“蛋形”小屋作为蜗居。该小屋利用竹条、钉子等制成。材料总成本6427元。蜗居装有轮子可以挪动,一度曾遭物业驱赶,如今放在单位楼下。

据说,“蛋形蜗居”的创意来源于戴海飞所供职的北京标准营造规划设计事务所的“城市下的蛋”系列作品。该创意最初的设计,是希望通过这一系列作品,引起大家对高房价下人们居住环境的关注,同时也希望能通过创新和设计,来改善人们的居住状态以及城市面貌。初衷是美妙的,然而,在现实中却是不可能实现的,想想看,如果我们的城市里随处摆放着“蛋形蜗居”,那将是一种怎样的混乱,而且这样的“蛋形蜗居”,也不可能得到法律的支持。

诚然,面对高房价,年轻人可以选择“逃离”,但对于那些不愿意逃离的年轻人,政府应该提供廉租房。买不起房是现实的无奈,但租不到合适的房子,却是政府的失责。

“创意”无处不在,可无奈的“创意”,辛酸的“创意”却不是我们想见到的。对于“蛋形蜗居”之类,最好的“创意”也是用错了地方。这不仅仅是创意者的悲哀,也是一个群体的落寞。(西安晚报/晨风)

“蛋形蜗居”里透着青春的痛

以前有种“胶囊公寓”曾经引起大家的注意。现在刚毕业半年的一北漂小伙儿又鼓捣出一个“蛋形蜗居”。小伙儿把房租省了,也不用再仔细计算着怎么节省饭费,有心情了,还能去喝个咖啡、游个泳享受享受生活。

青春很容易和朝气、理想这些词语画上等号。敢于当北漂的,很多都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;一个行李包、一本毕业证,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,很多在北京一漂就是许多年。在这样一个漂在北京的过程中,有一些人有能力、又有机遇,终于是苦尽甘来,梦想成真;但更多的人许多年过去,可能还在苦苦挣扎,虽然每个月都可以赚到好几千,但是相当一部分都被房租之类繁重的生活成本占了去。看着自己是赚了钱,但是很多又通过这样一种方式还给了北京。至于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,要是没有家里的赞助,要是没有哪一天自己突然可以年薪几十万、上百万了,对于许多北漂一族来说,那已经是一种遥远的奢想。

我们一直鼓励年轻人要有理想。但是现实情况是,如果父母不给力,现在的80后90后的年青人,在刚刚走上社会的时候,可能就要开始为蜗居奔命,为房贷忙碌,用自己的整个青春去背负一套房子。在疲于奔波中,刚有机会要去正式实现的理想也会淹没在“卫生间里的一块瓷砖”这样的压力之下。这种压力,会让一代人被逼淡化了父辈身上那种沉重的历史使命感,只剩下沉重的压力。

所以看到小伙子戴海飞从自己的蛋形蜗居顶上露出个头来,看着在楼上俯拍的记者幸福地笑;在他露出的洁白牙齿里,我们还是感到一种来自青春的伤痛和时代的伤痛。

高房价扼杀了整整一代人的理想,这才是高房价欠下的这个现在进行时中的社会最大的一笔债务。(沈阳晚报/张军瑜)

抚州职业装订制

西宁设计西服

阻燃防化服定做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