雕刻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雕刻刀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鲁国国母与叔孙氏共谋作乱士燮说了一句话救下鲁国

发布时间:2021-01-06 12:44:07 阅读: 来源:雕刻刀厂家

鲁国国母与叔孙氏共谋作乱,士燮说了一句话救下鲁国

公元前591年10月,鲁宣公去世。

此时,鲁宣公的宠臣公孙归父正在晋国访问,试图借晋国之力清除鲁国“三桓”家族。“三桓”是指孟孙氏、叔孙氏和季孙氏,这三大家族分别是鲁桓公三个儿子庆父、叔牙、季友的后裔,所以称为“三桓”。

此时,孟孙氏的宗主为孟献子,是庆父之孙;叔孙氏的宗主为叔孙侨如,是叔牙之孙;季孙氏的宗主为季文子,是季友之孙。

不过没想到,公孙归父人还在晋国,鲁宣公却不幸过世了。三桓家族的季文子趁机在鲁国发难,反过来要求清算公孙归父。为避免大规模流血冲突,臧宣叔先行将公孙归父家族赶出了鲁国。

得知消息之后的公孙归父没办法,只能逃到齐国去了。

三桓家族有史以来的最大一次危机,就如此消弭于无形。三桓家族的地位,在鲁国是越来越稳固了。

不过,此时鲁国在东周的地位却是越来越低了。

因为齐国对鲁国的威胁越来越大,鲁国用于国防的开支也越来越多。公元前594年,鲁国被迫实行“初税亩”政策,将鲁国田地税率由10%提高道20%;公元前590年,为应对齐国入侵,鲁国又不得不“作丘甲”:变相地提高军赋。

短短五年内,鲁国就两次大幅提高国内赋税,极大地增加了底层农民负担。西周初,周公旦大力提倡“分地薄敛,农民归之”的思想;现在他的后代迫于形势,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增加农民赋税——如果周公地下有灵,会作何感想?

鲁成公二年(公元前589年),季文子、臧孙许、叔孙侨如与公孙婴齐四人率师会同晋国军队参加了鞍之战,取得大胜。为求得诸侯谅解,齐国被迫答应返还鲁国汶阳之田。

然而,鲁人在收回汶阳之田时,却遭到了意外。因为棘(山东肥城南或泰安西南)人不服,鲁成公不得不让叔孙侨如率兵围攻棘。

汶阳之田,原本就是鲁国土地。齐桓公时,在齐、鲁柯地盟会上,在曹刿挟持了齐桓公,逼他答应将汶阳之田返还给鲁国。其后不知何时,这块土地又被齐国抢走。鞍之战后,齐顷公答应再还给鲁国。可是,齐顷公虽然答应了,汶阳本土的民众却不愿归附于鲁。汶阳人为何不愿归附鲁国?是他们不爱国吗?

恐怕更主要的因素,是鲁、齐二国税赋的差异:鲁国不但是“税亩”,还“作丘甲”;齐国自管仲改革后,土地税收一直是采取“相地而衰征”的政策,底层农民的负担要比鲁国低多了。棘人不远归附鲁国,也就有情可原了。

不管如何,鞍之战后,季文子作为鲁国正卿,在鲁国的地位水涨船高。

公元前582年2月,鲁成公之妹伯姬嫁入宋国,成为宋共公之妻。这年夏,按照礼节,季文子前往宋国,慰问伯姬。回来后,鲁成公亲自设宴款待他。宴席进行过程中,穆姜突然从房中走了出来,向季文子施了两次礼,谢道:“大夫辛苦了!您不忘先君及当今国君,并施惠于未亡人,先君对您的期望犹在!再次感谢大夫的多次辛劳!”

穆姜是鲁成公之母,也是伯姬之母,于公元前608年嫁入鲁国。

对穆姜而言,儿子成为了鲁国国君,女儿成为宋国国君夫人,儿、女都有了人生最好的归宿。因此,当得知女儿情况安好后,穆姜才情不自禁地出来向季文子亲自致谢。能让国君之母亲自道谢,足见季文子在鲁国多么受重视。

穆姜儿女都有了好归宿,高兴是自然。不过,她却也有讨厌的人。

鲁宣公有位同母弟叔肸,有个儿子叫公孙婴齐。后来,公孙婴齐继承了叔肸的卿位。但是穆姜对公孙婴齐的母亲却极为讨厌。因为公孙婴齐之母并非叔肸明媒正娶,所以穆姜公开宣称:“我可不想和妾来作妯娌!”

因此,公孙婴齐一出生,他母亲就被抛弃,转而嫁给了齐国的管于奚。后来,她与管于奚又生下了一子一女。

管于奚去世后,公孙婴齐已长大成人,看着母亲孤苦伶仃,便又把母亲接回了鲁国,顺便将同母异父的弟弟和妹妹也都带了回来。公孙婴齐让这位弟弟在鲁国作大夫,而把妹妹嫁给了施孝叔。

就在这时,晋国卿士郤犨也来鲁国求婚。眼看郤犨强过施孝叔太多,公孙婴齐便强行将妹妹抢了回来,又嫁给了郤犨!

以公孙婴齐一家人的这副做派,难怪会被穆姜瞧不起了。

然而,世事难料。

穆姜虽然自认高贵,却没成想自己也守不住闺门。

鲁国三桓中,季文子是正卿,孟献子和叔孙侨如也是卿士。但叔孙侨如野心太大,不甘心位居季孙氏和孟孙氏之下,想独霸鲁国大权。为此,叔孙侨如千方百计地勾搭上了穆姜,想借穆姜之力,除掉其他二族。

公元前575年,晋国准备出师伐郑,特派栾黡来鲁国请求发兵。为此,鲁成公积极备战,准备出征。就在此时,穆姜突然要求鲁成公驱除季孙氏与孟孙氏,夺取他们的家产。

穆姜与叔孙侨如的奸情,在鲁国是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。但鲁成公作为儿子,对这种丑事,只能是睁一眼闭一眼。现在母亲公然提出驱逐季孙氏与孟孙氏,明显是受叔孙侨如怂恿,鲁成公怎么可能答应?

于是,鲁成公无奈地答复到:“请等我回来后,再听候命令。”

穆姜看出鲁成公是在敷衍其事,怒极,指着正经过的鲁成公庶弟公子偃和公子鉏,威胁道:“你如果不答应,这两人都可作国君!”

穆姜这番话,让鲁成公顿时惊出一身冷汗:齐女文姜,杀死了丈夫鲁桓公;齐女哀姜与庆父私通,杀死了公子般和鲁闵公;难道自己会成为第三位丧命于齐女的鲁国国君?

这么一来,鲁成公反倒不敢轻易离开鲁国了。他先驻扎在坏隤(音颓,大约山东曲阜附近)不动,布防宫室,设下守卫后才离开鲁国。临走前,还特地将孟献子安排在宫中守卫。

这么一耽搁,鲁成公就错过了与晋国约定的会师时间。等到鲁国军队赶到之时,晋人已经在鄢陵战胜了楚国。

这可为鲁国带来了大麻烦。

公元前575年秋,晋厉公在沙随(宋地,河南宁陵北)召集诸侯,商讨再次伐郑。鲁成公应约前往。

这时,叔孙侨如却偷偷派人向郤犨行贿并告密:“鄢陵之战时,鲁侯驻扎在坏隤不出兵,就是想看谁能最终取胜!”郤犨刚被任命为晋国新军主帅,主要就是负责东方诸侯国的管理。郤犨收了叔孙侨如的贿赂,就在晋厉公面前告发了鲁成公。

晋厉公信以为真,在沙随之会上,便拒绝见鲁成公。

7月,晋国正式伐郑,鲁成公也即将出征。

这时,穆姜再次向鲁成公请求驱逐季孙氏与孟孙氏。鲁成公与上次一样,口中答应,暗地里却在宫中加强了防备。

因为国内随时都可能爆发内乱,鲁成公也不敢单独走太远。晋国与诸侯大军都驻扎在郑国西部,鲁国军队却驻扎在郑国之东,始终不敢越过郑国。后来还是晋军前来迎接,鲁国军队才正式加入了诸侯联军。

因为穆姜在国内,鲁成公居然吓成了这样!

这次伐郑,晋国却没能占到便宜。诸侯联军一路攻击前行,最后驻扎在颖上(河南禹县)。但郑人居然抢先出击,趁夜偷袭,将宋、卫、齐三国军队杀得溃不成军。

这次伐郑,没有战功,让晋人十分郁闷。

这时,叔孙侨如又派人向郤犨告状:“鲁国有季孙氏和孟孙氏,就如同晋国有栾氏和范氏,政令都是由他们制定。如今他们谋划说:‘晋国政出多门,不可跟从;宁愿跟从齐、楚,再不能跟从晋国了。’如果想得到鲁国,请您扣押季文子而杀之,我将杀死孟献子而侍奉晋国,再也不会有二心!”

因为听信了叔孙侨如的告状,在9月的苕丘之会上,晋人就将季文子扣押了下来。鲁成公被迫单独返回鲁国,到达郓邑(山东郓城东)后,又派公孙婴齐去晋国为季文子求情。

公孙婴齐将同母异父妹妹嫁给了郤犨,鲁成公也是希望他能说服郤犨,让他放了季文子。

没想到,郤犨一番话却惊呆了公孙婴齐:“如果能除掉孟献子,并同意扣留季文子,我就把鲁国国政交给您,对您比公室还亲!”郤犨这是想在鲁国安插自己的亲信,以壮大自身实力,他的野心可不小!

公孙婴齐当初嫁妹给郤犨,不就是图荣华富贵吗?郤犨如此谋划,岂不是正合他意?

可令人意外的是,公孙婴齐却对此无动于衷:“侨如的所作所为,您必定已经听说过了。如果要除掉孟献子和季文子,就是彻底抛弃鲁国而怪罪寡君了。此二人是鲁国社稷之臣,如果他们早上死,晚上鲁国必亡!”

郤犨仍不死心,继续诱惑公孙婴齐:“如果答应我,我将为你请求封地。”

公孙婴齐丝毫不动心:“我不过是鲁国的小官吏,怎么敢依傍大国谋求厚禄呢?如果寡君之请能得到许可,您的恩赐就足够多了,我还敢再要求什么?”

公孙婴齐的表现,确实出人意表。

士燮看公孙婴齐如此忠心,就对正卿栾书说:“季文子在鲁国,已经辅佐了两位国君。他的妾不衣帛,马不食粟,这还算不上是忠良吗?公孙婴齐奉君命而无私心,为国家谋划无二心,如果拒绝他的请求,是抛弃了善人啊!”

栾书听了后,便答应与鲁国和解,并将季文子给放了。

鲁国国母与叔孙氏共谋作乱,叔孙侨如还贿赂了晋卿郤犨,试图借晋国之力在鲁国作乱。最终,鲁国却被士燮一言所救。叔孙侨如的阴谋,就此彻底破产!

10月,鲁人将叔孙侨如驱逐出境;叔孙侨如随后逃到了齐国。

叔孙侨如到齐国后,居然又与齐灵公之母声孟子勾搭成奸。声孟子一度想提拔他为齐国卿士,位在齐国世卿高氏与国氏之间。可这时,叔孙侨如突然良心发现,说:“不能再次获罪了。”然后,他又逃到了卫国。在卫国,叔孙侨如依然受到重用,成为卫国卿士。

叔孙侨如私通两国国母,在三国担任卿士,这么彪悍的人生,世间少有!

叔孙侨如之乱,是鲁国三桓家族所引发的众多内乱之一:庆父为乱,杀了两位国君;庆父之子公孙敖强娶莒女,差点引发鲁国公族内战;叔孙侨如为乱,又差点让季孙氏和孟孙氏灭族。

然而,每次动乱过后,受损的都是鲁国公室,三桓家族反倒越来越强大。叔孙侨如被赶出鲁国后不久,鲁人又将他弟弟叔孙豹从齐国召回,立为叔孙氏之后。不管内乱再多,三桓都不能去——鲁难何时才能休?

上海的nk细胞免疫疗法

nk免疫细胞疗法 价格

干细胞抗衰老中心

301医院nk细胞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