雕刻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雕刻刀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珠三角调查棉价涨幅近50小型服装厂陷入倒闭歇业-【资讯】

发布时间:2021-07-21 17:02:22 阅读: 来源:雕刻刀厂家

此时,本应是服装制造业为冬装干货的繁忙季节。然而,由于棉花价格近半年来疯涨,对整个纺织服装产业链形成巨大冲击。棉花价格上涨,像传染病毒一般,首先波及织布业,后向印染、服装及辅料制造业传导。成本上升,已成为纺织服装整个产业链之痛。

东莞是纺织服装制造名城,服装业正面临危局。记者在虎门等服装制造大镇调查发现,目前东莞部分小型服装企业已难以承受成本上升之痛,而或倒闭或歇业。情况如此严峻,即便是业内人士在数月之前,也是始料未及。

更为可怕的是这场困局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到头。

棉价疯狂上涨

东莞市虎门国际布料交易中心相关负责人黄义红清晰地记得,自去年10月份开始,棉花便逐步呈现涨价势头。

“没有想到涨价会这么多,这么快。”黄义红称,随着纺织服装业淡旺季及棉花产量的变化,棉花价格每年、每季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变化,但今年价格如此“暴涨”,相当罕见。

欧阳论墩,该布料市场伦敦纺织贸易有限公司的老板。他说,去年10月开始到今年上半年,不同棉花类别涨价幅度达到40%-50%。目前,每吨二级棉的市场价格为17000元左右,而年初只有14000元,半年间涨幅达到25%。

公开资料显示,国内3级皮棉均价也比年初增长30%左右,期货市场则继续看涨棉花价格,郑棉主力CF009合约价格一度高达18340元/吨,创历史新高。业内人士预测,棉花期货价格有可能突破20000元/吨。

虎门某织布企业负责人肖先生分析这种罕见的涨势,主要是产供失调所至。“2008年以来,棉花价格一直低迷,新疆等地很多棉农亏损,种植信心受挫,因此2009年便大量减少种植面积,导致棉花总产量在今年减少。而正好适逢服装行业在金融海啸之后得到迅速复苏,需棉量大增,导致产供失衡。”肖先生称,根据资料显示,2009年我国的棉花产量是640万吨,比2008年减产110万吨,下降幅度近15%。

肖先生还指出了另外一个原因。他说,去年新疆等棉花主产区由于气候灾害等原因减产近四分之一,进一步加剧了供求失衡的矛盾。同时,国际棉价也处于上升通道,恰恰印度等棉花出口大国暂停了棉花出口,棉花价格短期内难以回落。“此几点因素叠加,导致棉花价格没有不上涨的理由。”肖先生说。

“棉价还会继续上涨。一方面,现在很多棉花供应商已经出现惜售心理,会待高价而沽,导致棉花市场越涨供应量越紧张;另一方面,现在只是秋冬季服装制造初期,往后走一两个月,才是真正的需求量大季。”肖先生分析说。

也正是因为供需严重失衡,今年的纺织服装行业,供需方面的关系也发生了“错位”。虎门一家中型棉纱制造企业负责人苏女士介绍,往年这时候正是棉花供应商前来虎门“拉关系、跑大订单”,但是今年,她已经亲自奔赴供应商公司三次了。“并且,对方明显态度变得强硬了不少,这在往年,是难以想象的。”

苏女士在其公司门户网站和多家电子商务网站挂出了一条消息:因订单激增,急向各方求购大量优质棉花。

难言之痛,虽未明说,却又表露无遗。

一条产业链困局

棉花涨价直接导致棉纱、棉布等服装最主要的原料涨价,而且目前这股“涨价风潮”,几乎扩展至纺织业的所有原料领域及加工领域。

记者了解到,从棉花到棉制品,大致要经过这么几道工序:棉花进入棉纺厂生产棉纱,棉纱再进入纺织厂生产坯布,棉纱或坯布进入服装、袜子、毛巾等消费品生产企业。

很显然,棉花涨价首先直接影响到的是棉纱企业。然而,棉纱企业不可能“独吞”成本压力。面对棉价高企的局面,纺织行业不得不通过成本转移的方式继续把价格向下游传导。“棉纱产业因为最靠近产业链上游的棉花生产,因此它们虽然要承受棉花涨价,但是它们显然更有优势。”欧阳论墩透露,在整条产业链上,棉纱价涨幅很大程度地超过了棉花。

对于这一点,苏女士并未否认。她称,公司要保证相应的毛利率,并且不仅棉花涨价,其他原材料、人工成本也在上涨,因此必须大幅度提高棉纱的出厂价格。

而作为纺织行业的下游,服装行业将面对纺织行业抛过来的“烫手山芋”。一直在东莞虎门做服装生意的岳老板告诉记者,服装企业目前面临成本增长的压力,企业利润受到了影响。

然而,布料商和服装企业的合作似乎更为紧密一些。欧阳论墩称,布料商和服装企业之间的合作非常频繁,并且在东莞基本都是以中小型为主,因此双方为了维持稳定的客户关系,基本会以1:1的比例吞下棉纱上涨的价格。

如此一来,整个服装产业链在这场成本危局中的格局已经相对清晰:棉纱业虽然成本上升,但是它依靠和棉花产地直接的合作关系,拥有较强话语权,不仅利润不降,反而可趁机涨价,提高利润。而织布和服装产业不得不平分这个硬塞过来的“烫手山芋”。

很显然,在这场纺织服装业的全产业链价格角逐游戏中,越上游的产业越占据优势。

不过,东莞市冰晶怡人服饰有限公司老板贺卫红却并不这样认为。贺卫红称,原材料虽然涨价,但是服装企业可以通过终端涨价来转移成本,最终为棉花买单的只可能是消费者。不少企业也认同此观点并表示,棉纱涨价导致服装成本上升,下半年的服装出厂价涨幅至少在15%以上。

如此看来,夹在中间的织布厂才是最终的受害者。业内人士指出,虽然坯布价格较年前有所上涨,但是上涨幅度明显小于棉花和纱线,仅为5%左右。中国纺织工业协会调查显示,今年3月份以来,由于棉花价格持续走高,一些规模较小、资金量不大的企业已停止接单,不少织布机陆续停机,开工率正在下降。

谁来买涨价的单

不过,作为纺织行业的下游,服装行业势必将面对上游带来的蝴蝶效应。

“下游服装企业的涨价潮极有可能在今年下半年全面爆发。”一位做布匹批发生意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,棉价的上涨反映到下游产品服装上来,一般需要4个-6个月时间。从5月开始,纺织厂已经进入了秋冬装面料的生产旺季,秋冬面料用棉量更大,而目前棉价仍居高不下,这样算来,今年下半年服装很可能涨价。

虽然服装企业称要涨价,但事实上敢率先涨价的企业却并不多。贺卫红称,今年该厂的衣服涨价5%,但是从原材料的涨价情况来看,贺卫红所称的涨价只是“试探市场反应”而已。

业内人士称,服装市场竞争激烈,消费者不可能全部买单,棉花价格上涨的账单,肯定得由整个产业链买单。

“如今每一家企业面临的情况都一样,这么一个大的趋势,但是每个企业的对策都有不同。”小虎憨尼总经理郭志刚说,企业会在研发、设计等环节来优化,以控制成本上升带来的压力。

“但是,我们算是刚来的牌子,受到大气候的影响起伏不定。如今的影响非常明显,销售量下降很多。同时,公司对产品品质的要求反而更高了,特别是童装。”郭志刚说。

他介绍,产品价格上涨,看似企业赚到钱了,毛利率增加了,但实际在原料处已经被消耗掉,生产过程中工厂也会消耗掉相当一部分。不过除了减量增品质外,还可以抽调价格偏低的面料,生产简单的款式,用低价格拉动销售,产品有高价也有低价,可以供消费者多方位选择。

和品牌服装相比,一些中小服装企业的日子更不好过,原料上涨让其陷入两难,“提价怕吓跑顾客,不提价又难以消化原料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”。一位小型服装企业老板说。

小服装厂已出现倒闭

棉价上涨对东莞服装行业冲击的严重程度,很多业内人士都并未料到。

“跟供应商的每一次谈判,都像一场战争。以前我们一个月或者20天订一次货,现在原材料存货都不敢超过3天。”一家主要靠外贸订单的服装企业负责人陈伟峰向记者表示,由于风险太大并且利润大幅削减,他们企业只好关停部分生产线。

由于惧怕高风险,据记者调查发现,东莞已经有不少小型服装工厂或歇业、或倒闭。“现在做,又不赚钱,风险又大,稍不注意,就会把之前几年赚的都亏进去,实在不划算。”一家已经处于半停工状态的服装企业负责人也开始萌生“退意”。

而贺卫红也表示,他以前认识的七八家服装工厂已经倒闭。没倒闭的也基本是在艰难维持。“品牌企业不同,他们的利润较高,成本冲击不会那么大。而且,有渠道的优势之后,转嫁成本给消费者比较容易一些。”

相对于其他的小型服装厂,贺卫红还略具优势。据他介绍,他在虎门富民服装城有档口,并且多年以来已经建立了良好的渠道。“一般来说,做我们产品的经销商不会轻易更换品牌。因此,价格水涨船高经销商还是可以接受,只不过还是得适当牺牲厂家的利润。”贺卫红说。

即便如此,贺卫红也打算改变生产模式降低成本。记者采访贺卫红时,他正于前几天遣散了一半的工人。“我的想法是,工厂里面只负责设计打版,而生产就外包出去。今年做生产领域太累。只能减少工人减低成本维持。”贺卫红称,目前该工厂的做法是让工人将缝纫机租回家,然后按期交货就行了,这样能减少工人的人工开支和管理成本。

水泥混凝土路面修补料

空调打孔多少钱

砼井盖